孔雀东南飞。 仅用五个字,它就生动地描绘了中国近30年来的内陆移民。 近10年来,大学生开始扮演孔雀的角色。 一波又一波的年轻人,带着不同的大陆大学文凭,翩翩起飞,渴望留在东南沿海城市。

   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都市生活的幸福正在消失,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 房价飞涨、工作强度大,让一种新的“都市怀旧”在城市白领中蔓延开来。 “长安米贵,来之不易”正在上演,越来越多的沿海城市白领开始考虑选择回国。

   记者们知道这种新趋势,可能不足以绘制新一轮的移民路线图,但一个不同于农民工回归的新潮流,却是汹涌澎湃的暗流。

   越来越多的沿海城市白领正在考虑回国

   徘徊在沿海的“繁华都市与我无关”

   电视剧《蜗居》,如果平海从一开始就选择离开上海的话,结局会好得多?

   上海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城市。

   平海告诉海藻姐姐,有大型音乐会,有东方明珠( 14。 29,0。 04,0. 28 % ),有高档商店、豪华别墅 … 无论如何,必须留在上海。

   三年前还这么说服自己的小华,现在这种巨大的骄傲正在迅速消退。 她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挤轻轨,远远看到东方的明珠黄浦江,不禁感慨: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年让小华看花了眼的高楼大厦,现在变成了一团形状各异的水泥,僵硬而压抑。

   这座城市从头到尾都不属于她。

   四年前,小华大学毕业,决心去上海。 现在,她想回老家去。 在我的家乡,很多大学女友都结婚了,她们的事业都很受欢迎,有的甚至当上了小领导。 在多年前的重逢中,许多人羡慕她:你来自一个大城市。 小华挤出一个苦笑,大城市,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觉得自己在去大城市的路上,越走越远。 至于家里,几乎已经成了一张抹不开的脸。 没有优越感,没有归属感。 像小华一样,袁剑也觉得累了。 他不会再在广州混了。 陌生的城市,难以理解的语言,外人出了集团 … 各种现实都是摧毁腐朽的态度,让他们对大城市的美好远景接连破灭。 不久前,袁世凯从广州辞职,他去了两个目的地:长沙或郑州,这两个城市都是中国大陆的二线城市。 他之所以选择离开,原因很简单,“再过几年就没有发展了”。 但是在2006年,当他从中南大学毕业时,他对广州充满了无限的渴望。 他觉得,有天堂,有很多机会,有好待遇。 所以,他一毕业,就去广州一家不错的it公司上班。 三年后,工资从原来的3000元涨到5500元,但他越来越沮丧。

   袁说,他们负责公司,努力工作,但当金融危机到来时,他经常加班的弟弟被解雇了。 外面,始终是“飘”的感觉,没有家庭,没有依靠,年轻白领们正在被“都市怀旧”深深刺伤。 找不到优越感,没有归属感,小华,袁剑头上那圈城市光环就黯然失色了。

   流浪的代价,当家奴们都成了一种希望

   “上海让人向往,但外国人想融入,真的很难。 “困难,在各个方面。 首先,还是房子。 在深圳、上海、杭州等沿海城市,房价已成为外人面前的一道硬坎。 在过去的10年里,这已经折磨了无数“平海”华人的问题,没有人能够轻易破解。

   32岁的吴先生来自江西省,2002年去杭州当记者,月薪约5000元。 当时杭州房价也不过5000元。 八年后,吴先生的月薪仍然徘徊在5000元左右,所谓“天地间”的城市已经寸土寸金,今年2月已经破了2万套房价。 今天,吴先生仍然租房子,结婚,一直沉默不语。 他的同事们实在忍不住了,去年年底在离杭州30公里的一个小镇上花了9000元买了下来。

   至于上海一家商业网站的编辑小华,她甚至不在乎上海房价飙升了多少,却发现蔬菜市场的鸡蛋偶尔会以肉价出售,于是她在饭桌上感叹道。 同样,袁建军口中所说的“开发”,最基本的需求是广州是否能有房子。 不过,按照他的储蓄率,就算每月剩下2500元,半年也买不起一平方米,只能注定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