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迟培杰老头是省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官,实验室主任。 晚年八十多岁,七十岁随书法,刻苦学习,笔力过人,著名书法家,现为中国书画学会副会长、中国书画学会副会长、山东秋瑾书画学会执行理事。 他从小就喜欢书法,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学习、研究书体、攻击隶书。 几十年的艰苦努力,爱情洒满了书的世界,作品在国际国内的比赛中获得了许多奖项。

   近70年来,我的生活和书法。 现在,有些成绩,仔细想想,秘诀就是“有付出,有收获,有追求成功”。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书山探险

   小时候,我聪明伶俐,学东西快,是村里有名的“淘气王”。 六岁的时候,他就琢磨着要做一个小荆湖,自学以来的实践拉得很好,是村里有名的“小音乐家” 。 在小学的时候,学校开设了书法课,或许人才济济,或者是因为“虚张声势争强好胜”的勤学苦练,一直能够写出漂亮的书法,写得大摹仿总是受到老师的称赞。 得到老师的肯定,我自然更加热爱书法,练习书法,与书法艺术形成了一种纽带。 在中学的时候,来到济南,偶然的机会我在路上看到了原市委书记舒同写的“济南市总工会”名单。 瞬间,我心潮澎湃,字笔力量结构,身形无与伦比! 从此以后,再一根头发都无法接受,我深深沉浸在“舒服身体”的魅力中,直到今天。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调到省武警总队工作,我被编入运动队,并成为职业篮球队队长,书法成了爱好。 我不愿意放弃,决心“武文而修”,利用一切时间学练舒蒂,创造性地把软笔和硬笔结合起来,直到今天人们认为我的“笔字是舒服的味道”。

   知识、良好的思维、知识和实践

   对于文字,文字要载入,要书焕颜色,必要时剪。 追求如。 书法艺术是综合性的,单对书法的研究就只能落到“学写字”的地步。 回顾我的书法艺术研究,我也有“学写字”的阶段。 随着实践的不断深入,我逐渐认识到博学多才和深思熟虑的重要性,没有足够的文化积淀,不能引用经典,写名句,更谈不上什么创作。 在多年的实践中,我把书法艺术的内容分为六类:一类是古典诗词,二类是古今名人诗词,三类是名句,四类是俗俚语句,五类是自写诗词,六类是古今对联。 我始终遵循“学、练、练、悟、问、求、解、创”八大战术要求,努力继承和创新。

   书法艺术的学习离不开对著名书画家作品的临摹,我并不是一味机械地临摹模板,而是在漫长的丰富中,展现了我所学的人为,我有了新的创新风格。 并把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先后撰写了《树帝神话与魅力》等长篇、中篇作品,载入省、全国性报刊。 在学习书法艺术的过程中,我发挥了自己的写作技巧,找到了一条以文化知识为导向的自我创造的新途径。

   挑战你自己,拓宽你的道路

   1996年,我从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毕业后工作了18年。 在”解除武装、复员和重返社会”一年中,我失去了工作,流浪街头,患有”退休综合症”。 郁闷,书画爱好成了我的精神寄托。 为了提高自己的书画水平,我进入山东秋瑾画院,从此正式开始了水墨之旅。

   2002年,前省委书记苏毅然来到秋瑾画院,他提出:“现在的机会很好,想借中央弘扬社会先进文化的指示,把省委创建文化强省的要求做出一些大举动,有点新的突破。 ”一句话点醒了梦想家,作为学院的常务副院长,我在短短二十多天内就组织主持了三个院务,亲自起草了首届“泰山杯”全国书画展览方案。 经过三个月的准备,在我和书画学会全体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来自全国各地的贡献源源不断,推出前一个月,共收到3800多件作品。 经过反复筛选,官方参展的340多件,布满了山东省博物馆一、二楼的所有展厅。 在东风的胜利中,2006年我们成功举办了第二届“泰山杯”全国书画展览,再次赢得了各界的一致好评。

   ”剑锋自磨砺书,梅花香自苦寒。 “两个泰山杯突破了重重阻力,成功地展示了700多件作品。 展览结束后,我代表山东秋瑾画院向省慈善总会捐赠806件作品,价值40多万元。

   努力创新,重塑辉煌

   书法艺术不仅是传承,更重要的是创新和发展。 2005年,我正式担任山东秋瑾书画学会执行理事、法定代表人,承担了领导省内外300余名理事、下属、3个分会共同发展书画艺术的责任.。 我坚持把发展书法艺术与发展集体事业紧密结合起来。 从2001年起,我订阅《中国书画报》已经有15年了. 一是为自己学习书画技巧,二是选择公告稿,及时参加书画比赛,提高书法艺术水平.。 自2004年以来,我已获得特别奖2次,重奖、金奖、一等奖34次,银奖10次,铜奖6次,获奖率75 %以上,被朋友笑成“获奖专业户”。 在微山湖国际纪念碑和2008米长的奥林匹克纪念碑上雕刻了更多的作品。 中国书法家协会推荐我的作品,并邀请我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终身50强”。 协会主席张海对我的作品表示赞赏:“迟培杰的文字工整、流畅、有力、古拙、凝重洒脱、气势磅礴、厚重稳重、大气凝重。 ”

   我知道努力越大,收获就越大。 有一个坚定的、向上的目标,一步一步地前进,不断上升。 没有这个想法,书法只能作为一种爱好,不会得到越来越多的进步,或者一直局限于“自我满足”的圈子里。 我还在七十岁的时候日夜泼墨,终于准备了二百多件作品展作品和一批书法长卷,成功地举办了个人书画展览。 《江南三黄》的著名画家黄光荣在画院公开表示:“我和裴杰老弟都被遗忘了,他的身体根基深厚,力气大,造型美,创新技巧独特,耐人寻味,也名列全国之首! 他还在努力学习,艺术需要这种精神!”

   上下支持邻国帮助

   我一生都在书法艺术上度过。 我最记得的是领导的支持和鼓励。 我在省检察院工作了17年,历任山东省检察院领导都高度重视检察业务,并注重检察文化建设。 不断提高检察文化的品位和品位,用检察文化的力量激发灵魂,注入激情,从而更好地为检察工作服务。 我退休后,省人民检察院领导和宣传部、老干部部的同志对我的书法艺术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是他们的献身精神,活跃了全省检察机关的书画艺术风气,为全省检察机关树立了“书山探险、艺术海上漂流”的丰碑。

   我坚信“高,永不放弃”,也相信“有热,有光”。 我热爱中国深厚的文化和书法的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