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月17日,中国人民大学世界经济论坛“危机十年反思——世界经济的变化与不变”在北京举行。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近年来,对2017年世界经济增长率、世界贸易增长率和世界投资增长率的预测出现偏差。 这表明世界经济的复杂性。 回顾过去一年,一些最糟糕的国际预测是以几种方式作出的。

   一是空空如也的中国,预测中国经济可能出现明斯基时刻,预测2013年至2016年期间是中国金融危机爆发的核心点。 这种预测是最坏的。 其理念是,世界经济危机从美国转移到欧洲,转移到新兴经济体——具体而言,从资源出口到资源进口的新兴经济体,从资源型新兴经济体转移到以制造业为中心的新兴经济体。 预测认为,危机将通过这种“传递包裹”的形式传递,落脚点应该是中国。 从过去危机演变的经验来看,这种预测似乎是合理的,但事件表明它是完全错误的。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经济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 %,成为世界经济中最稳定的压载物。

   第二,欧洲和日本经济在过去两年中被广泛低估。 事实上,但性能相对较好。 就欧洲而言,众所周知,欧洲的银行资产负债表和整个金融实体资产负债表都很差。 因此,观察认为,除了经济不对称和货币一体化的“原罪”,欧洲经济在大的外部经济中出现了分化;但是,你看,它并没有分开。 此外,人们普遍认为,欧洲经济问题中最困难的部分在于共同债务和股权造成的资产和负债不透明,欧洲的债务敞口远未结束。 去年,德意志银行( Deutsche bank )等一系列欧洲银行遭受了损失,而美国全面“压制”了欧洲银行,认为欧洲金融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事实证明,骆驼并没有被稻草压倒:从2016年底到2017年,欧洲经济复苏良好,尤其是在11月份,当时欧元区PMI指数达到61 %的历史高点,而欧元的增长率接近2 %,预期通缩已完全解除,CPI达到1 %. 9 %。 作为欧洲的主要经济体,德国的经济状况良好。 此外,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是欧元区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全球化事件。 但自公投以来,欧洲经济没有发生根本变化。

   对日本来说,安倍经济学传统上被视为与宏观经济常识背道而驰,注定要失败。 但安倍的治理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最近日本经济的反弹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因此,本应在2016年底至2017年底之间长期停滞不前的欧洲和日本经济体,已成为此次复苏的重要领导者。 在此背景下,世界七大经济实体同步出现复苏迹象,总需求反映出几类指标也同时上升。

   第三,美国经济在不确定性中呈现确定性。 美国工业增长和制造业增长回升。 u.11月份美国出口也出现反弹。

   第四,地缘政治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份额有所增加。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于春海认为,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世界经济发生了很大变化。 第一,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中,复苏基础十分广泛。 一方面,美国、欧元区、日本等经济体的增长较为明显,特别是欧元区实现了非常迅速的增长;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的GDP增长势头也更加明显。 二是支护力量比较全面。 本轮复苏的背后,有国内工业产品、消费者信心、投资环境、货币金融环境等. 出现了更明显的变化。 这是世界经济复苏的两个明显特征,一是复苏的广泛性,二是综合支撑力。

   洪军杰,国际商业大学国际贸易经济研究所所长;孙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王攸欣,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雷达,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冯俊欣,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刘凯也出席了论坛并深入讨论了这一议题。

   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合作创新中心协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